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法律法规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原审原告周某有、陈某灵、覃某华、覃某明、李某寅与原审被告韦某威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黄海琴  发布时间:2016-12-28 12:27:42


关键词  

民事 再审 买卖合同

裁判要点

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零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

基本案情

原审被告韦某威于2007年3月8日作为承包方分别与发包方百林乡人民政府良岩林场和百林乡那弄村良岩屯签订两份《林业用地承包合同》,与乡政府签订的面积是730亩,与良岩屯群众签订的面积是790亩,用作种植速生桉,承包年限30年即从2007年3月16日至2037年3月16日止。同年3月18日,韦某威作为乙方与甲方黄某仁、韦某东签订《合作造林合同书》一份,合同主要内容为:双方在乙方租赁承包的百林乡那弄村良岩屯所属林地上共同合作造林,合作方式是韦某威用上述承包林地入股,黄某仁、韦某东出资15万元,黄某仁、韦某东按比例分成收益,合作年限是2007年3月18日至2037年3月18日。同年3月25日,韦某威与邱永诚签订《林业用地承包转让合同》,合同承包期限是30年,韦某威将与乡人民政府和良岩屯签订的《林业用地承包合同》的1520亩(后经村委和乡政府认可为1500亩),转让给邱某诚承包,转让价6万元。邱某诚于2009年向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申请办理承包地林木的林权证,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于2009年5月11日给邱某诚颁发巴林证字(001)第110286号《林权证》。2011年9月6日韦某威与兰某枫签订《林业用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及用地上活立木转让合同》,将与百林乡那弄村良岩屯承包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及林地上全部活立木的所有权、经营权、经营收益转让给兰某枫,转让费197.2万元,流转经营期限是合同生效之日起至2037年3月16日止。2011年12月23日原审被告韦某威与五原审原告代表周某有、陈某灵签订《速生桉林木买卖协议书》,协议约定韦某威把林权属于其所有的位于巴马县百林乡那弄村良岩屯的835亩速生桉林木以155万元的价格卖给原审原告,由原审原告在12个月工作日内进场伐木,并协议约定由原审被告负责办理该速生桉林木的采伐证给原审原告。协议签订当天,原审原告通过银行转账将49万元定金存入原审被告的银行帐号。2012年11月16日,原审被告韦某威因涉嫌合同诈骗被广西武鸣县公安局登记为刑拘在逃人员。2013年1月4日,五原审原告在原审被告未能给其办理采伐证而不能伐木的情况下诉至巴马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履行协议,向原告提供办证所要的证件材料,办理采伐证给原告,以便原告及时砍伐林木。在原审庭审中原告提出书面申请要求变更诉讼请求为:要求判令在被告名下的原、被告签订的《速生桉林木买卖协议书》的林木给原告,并理顺有关单位协助原告办理砍伐手续,以便原告处分林木。对于原告变更的诉讼请求,原审合议庭向原告释明:变更的诉讼请求涉及到林木的所有权问题和诉讼主体的问题,所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与本案的事实不一致。经释明,原审原告保留原来的诉讼请求,巴马法院在原审时口头裁定驳回原告变更的诉讼请求。原审时被告韦某威因下落不明,经公告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原审依法缺席判决,于2013年5月17日作出(2013)巴民初字第63号民事判决,判决“被告韦某威继续履行合同,并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30日内办理林木采伐证给周某有、陈某灵、覃某华、覃某明、李某寅。”该判决生效后,原审原告向巴马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4年2月11日,巴马法院在审理(2014)巴行初字第3号案件即原告兰某枫不服被告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颁发林权证一案时,认为有新的证据证明该案的审理结果与巴马法院已发生法律效力的(2013)巴民初字第63号民事判决相矛盾,提请院长对(2013)巴民初字第63号民事判决进行再审,经巴马法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巴马法院于2014年9月1日作出了(2014)巴民监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本案由巴马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巴马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裁判结果

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二○一五年四月一日作出(2014)巴民再字第2号裁定,裁定:一、撤销巴马法院(2013)巴民初字第63号民事判决;二、驳回原审原告周某有、陈某灵、覃某华、覃某明、李某寅的起诉。

裁判理由

巴马法院认为:本案不属经济纠纷案件,原审被告韦某威的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犯罪,理由是:原审被告韦某威用承包来的林地分别与他人订立多份转让、转包、买卖等合同,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收受对方当事人的款项后逃匿。就本案查明的事实,原审被告韦某威在2007年3月8日取得承包权后,在同一个月内签订了两份合同即2007年3月18日与黄某仁、韦某东签订共同合作造林合同和2007年3月25日与邱永诚签订承包转让合同,后经邱某诚申请,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给邱永诚颁发《林权证》。2011年9月6日,原审被告韦某威又与兰延枫签订承包经营权转包及用地上活立木转让合同,将承包地及地上的活立木转让给兰某枫,时隔不到四个月,韦某威于2011年12月23日与本案原审原告签订林木买卖合同,把承包林地的林木以155万元卖给五原审原告。现原审被告韦某威因涉嫌合同诈骗案于2012年4月26日被武鸣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并被该局于2012年11月19日登记为在逃人员。根据以上的法律事实,巴马法院认为原审被告韦某威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收受对方当事人的款额后逃匿,原审被告韦某威涉嫌合同诈骗犯罪,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巴马法院(2013)巴民初字第63号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以撤销。

第1页  共1页

编辑:梁耀文    

文章出处: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